綜合臺灣New一下7-徐行生活劇場

徐行生活、徐行生活劇場。俗話說:文學不能改變世界,但文學可以改變人,人可以改變世界,「劇場」廣義來說,就是把「文學性的故事情節搬上舞台」,小劇場運動除了是當代文化交流中一個相當成功的「臺灣經驗」外;劇場美學常以輕巧有趣地方式引人入勝;而生活化的創作題材,更能以溫和漸進的理性思辨進行多元對話。
 

前往>>央廣華語節目粉絲團 | Facebook
前往>>北安55號微博 | Weibo
聽友來函  or  電郵

節目快訊

播出時間: 2019-06-30
徐行

徐行生活劇場:人老了,是否就意味著將喪失了情慾與活力?今天再度分享「新點子實驗場」中的最後一檔創作,由加拿大「哺乳動物潛水反射反應」(Mammalian Diving Reflex)所製作的《我所經歷的性事》。這個至今已在世界十八個國家演出的作品,以創作者達倫.多奈爾領軍,廣邀各地六十五歲以上的素人參與,藉由每個人自身的私密情事分享,透過人生經驗、在地的文化脈絡,以及因演出地點和觀眾參與的氛圍改變,每一場所聊的「性事」也總不相同,卻突顯了這個作品的獨特之處。達倫的創作風格,擅常與非藝術家合作,將不同社會背景、文化的人們聚集在一起,比如曾讓素昧平生的人一起跳舞、用餐;讓孩子們給成人剪髮;由10歲兒童擔任DJ 的通霄舞會等。這場《我所經歷的性事》表演計畫最早從德國展開,主要的靈感來自於德國充滿活力的年長女性,讓達倫和創作團隊開始從不同角度思考「老化與性」在生命過程中扮演的角色。很多參與過這個計劃的人都表示,這是他們這輩子做過最棒的一件事,不但會再度啟發他們的性趣,也開始以一種非常不同又令人振奮的角度,重新看待這個世界和自己。即將於7月底登場的台灣版《我所經歷的性事》,從排練到演出,歷時一個多月的時間,素人演員們一起狂歡、談論一些親密的事,真正地去認識彼此,許多參與者也因此結為好友,因為「這齣戲本身就是一場派對」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23
徐行

徐行生活劇場:生活在現代,我們面臨著許許多多五花八門的誘惑,各種不同的商品、琳瑯滿目的視覺饗宴,侵略的消費型廣告充斥,你未必需要,但無形當中逐漸累積,成了家中愈來愈沒有空間的壓迫。面對過度消費的當代社會,有一波反思的聲浪出現,今天節目裡聊聊非暴力的「極簡主義」,談「少就是好」的減法的人生。藝術中的極簡主義始於二戰後的西方藝術,以20世紀60年代到70年代初,以美國視覺藝術最為常見:我決定簡單的生活,從斷捨離到極簡主義。文學上的極簡主義包括文字的節約性,以平鋪直敍的方式,減少華麗的詞藻,主要以鬆散的文體,如生活絮語、散文甚至箴言形式。極簡主義者則體悟人生哲學,他們發現無慾無求的生活,帶給自我更大的快樂。以日本編輯佐佐木典士為例,他花了兩年的時間把所有的蒐藏變賣或贈予好友,「也意味著我有更多時間和朋友、家人度過,覺得人生更快樂自在」。在葛瑞格麥基昂的著作《少,但是更好》中,曾談到衣服選擇與淘汰的問題:「我喜歡這件衣服嗎?」、「我穿這件好看嗎?」以及「這件我會常穿嗎?」如果答案是否定的,你就知道它是該淘汰的對象了。曾幾何時,我們可能從來都沒有檢視過自家的物品,究竟什麼是應該保留的、有什麼又是一時興起買回不該需要的?對崇尚「極簡主義」信仰的人來說,「少就是好」成了他們生活最純粹的歸依。十分好文摘:分享「有求不應」一文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16
徐行

徐行生活劇場:今天再度分享兩廳院「新點子實驗場」中的創作之一,介紹由OD表演工作室所帶來的實境實驗劇場《克隆少年》。故事描述平行時空裡的2019年地球,已經沒有「青少年」世代,起因於戰爭期間,需要大量情緒穩定、思想成熟的社會化戰力,因此當局啟動基因工程技術,讓人類快速跨越青少年混亂期,但由於第一代控制技術出現了瑕疵,於是有了2.0版「克隆少年」改造計畫。劇情就以這2.0改造版,究竟需要具備怎樣的人格特質開始爭論,舞台上只見各方專家抱持不同意見,舞台下的觀眾則在演出告一段落後,被邀請參與討論。所謂實境實驗劇場又稱論壇劇,是以戲劇為媒介討論社會議題的一種演出形式,除藉著演出引發對話空間外,觀眾亦被設計入戲,並成為影響劇情發展的重要角色。致力於創造劇場行動力與社會性影響力為方針的OD表演工作室,繼2016《一堂課,台灣》思辯土地價值、《老童話》觸及未來老年生活想像等演出後,今年受國家兩廳院委託,於七月中旬在新點子實驗場當中,推出一檔有關青少年議題的戲《克隆少年》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09
徐行

徐行生活劇場:首次結合實驗性劇展、舞展和樂展的國家兩廳院2019「新點子實驗場」,邀請台灣深具潛力的藝術工作者推出七檔創作,今天首度介紹林祐如的舞作《台灣製造》。林祐如坦言,一次海外旅行的經驗,讓她開始思考「何謂台灣」,回國後邀請了表演風格大相逕庭的五位表演者:黃懷德、蘇品文、蕭東意、李律、王筑樺,以「台灣」為名共同發想與創作。創作過程中一再提問:你對台灣的認識有多少?台灣是地理上的一座島,還是一個省份?或只是一個國家的別稱?但不容諱言「台灣」應是許多人身分認同上的歸屬。而同樣在台灣土生土長的一群人,帶著各自的成長經驗與背景,彼此影響、交互融合,進而透過肢體去反思:屬於台灣的身體樣貌應該為何?舞台上,五位創作者彷彿料理中的五味醬,雖然滋味各異,但透過熟悉的生活場景〈如教室、市場、街道等〉,讓每個動作都充滿濃濃的台灣味;舞者亦有如「舞味將」,雖承載著各種族群的文化記憶,但舉手投足間,讓「台灣」猶能在和諧與不違和中轉換交融。正式成為兩廳院四大藝術節慶之一的「新點子實驗場」,從5月下旬到7月底,透過七檔演出,讓藝術跳脫既有框架,帶給觀眾全新體驗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02
徐行

徐行生活劇場:在歐美文化充斥之餘,介紹「阿薩德中東舞團」所帶來的《我意識裡的怪癖》。這齣名稱來自於土耳其作家、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帕慕克作品Kafamda Bir Tuhaflik〈又譯為我腦海裡的怪念頭〉的創作,以中東舞蹈形式,呈現舞者的意識與情緒,進而探討人與社會之間的種種發生。編舞家邵震宇再一次挑戰難題,要在幾乎都是女性舞者的中東舞蹈〈肚皮舞〉裡,編排一齣全都是男性舞者的作品,此外,也有別於一般肚皮舞演出大多採用彈撥樂器,這次大量使用中東民俗舞蹈裡常見的現場鼓樂節奏,讓觀眾能夠身歷其境。創立於2013年的阿薩德中東舞團,創團作《解放廣場》,是以埃及茉莉花革命為背景,用中東舞蹈來探討社會議題,之後《身是客》的靈感來源,則來自當地朋友們的故事,進而探討女性、性別、青年失業、貧富差距等議題,更曾於埃及首都開羅,與當地演員樂手創作不同的《身是客》版本,成為第一位在埃及售票演出的台灣舞者。長年遊走於埃及、土耳其、伊朗與台灣等地的編舞家,善常以在地觀察來描述他所感受的中東文化,這次採用波斯詩人魯米的詩入舞,在充滿狂喜、回憶、悲痛、期盼與愛情的酣醉中,結合中東鼓樂、蘇菲旋轉與古典詩朗誦,於六月初,在台北水源劇場,讓觀眾面對自我意識裡的黑暗與光明。

...更多
1 2 3 4 5 6

相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