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四專題報導

華人作家報導:

影像紀錄報導

經濟瞭望報導

國際視窗報導

人物專訪報導 

歡迎您與主持人心怡聯絡:E-Mail: lulu@rti.org.tw

節目快訊

播出時間: 2019-06-20
心怡

1.訪談曾焯文教授: 學界對港府的要求及暫緩<移交逃犯條例>的影响....  2.訪談麥燕庭:赴美聽証會重提香港民主人權草案....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13
心怡

曾焯文教授:警方用催淚彈、塑膠子彈、防暴槍等驅散群眾.每一種實際發射出幾多數量並不清楚,但有抗議群眾有人受傷及重傷,確認有兩位傷者被膠彈射中眼睛,部份民眾受催淚彈及煙幕彈影响短暫暈倒地上..... 張慧儀副教授:(6月12日)剛有警暴力驅散群眾,當時我們(絕食群眾)是靜坐絕食並舉手向警方表明和平靜坐絕食,最後警方沒有驅趕我們,絶食群眾仍然留在橋上...至少20名藝文界為抗議《逃犯條例》修訂方案,在踏入凌晨時份即12日起,進行絶食,響應民間呼籲於同日進行罷工、罷課及罷市。參與者中不乏取得香港身份證的內地藝文工作者,也有大學生及學者,包括香港浸會大學翻譯課程副教授楊慧儀. 題為「絶食明志 接力抗暴」的聲明中指,「透過絕食來中斷日常,以抵抗未來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所受的極大衝擊。我們必需要把握時間,暫時放開個人溫飽和對物欲的追求,將精神與其他同路人以及我們的城市連接起來。」有關行動將以接力形式在金鐘中信橋上進行,每人最少接棒24小時。 鍾慧沁(台灣參與絕食抗爭者):(6/12)早參與基進為港發聲記者會,其實昨在台灣發聲明希望台灣在地朋友可以加入聲援香港『反送中』抗議,大部份自願參加絕食的友人都是台灣人,是戰鬥媽媽王南琦也加入24小時絶食行動,並與香港同步在6月12日零晨零時開始,以接力方式延續.香港資深傳媒人麥燕庭:香港作為亞洲資訊自由中心,記者在中港兩地採訪有很大功勞,但在修訂通過後,香港「安全港」的地位將不復再,並對新聞及言論自由有巨大打擊。她更憂慮,修訂會影響媒體在中國新聞的採訪量,屆時產量將會大減,而中層的採訪主任及管理層有機會觸犯法犯及被引渡到內地。她提到,如果資訊自由受到干預,香港的經濟環境亦必然受影響...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06
心怡

細說香港系列(四)專訪香港資深傳媒人 程翔先生: 在1989年6月4日發生天安門事件, 及後被稱謂-六四事件。當時香港有很多媒體派駐北京採訪,今集採訪當年長期被派駐北京特派記者 程翔先生. 他說 :我覺得我是六四事件這個悲劇的見証人,時間不單只是由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到六月鎮壓為止.我是見証是整個八十年代 中國內地政治上的變化是如何導致六四 除了四月十五到六月三日悲劇的發生的這個時段之外, 我還有一個更長的歷史時空來看六四事件. 其實到了1989年, 中國局勢的發展, 我已經感覺到會出現問題, 我記得在1988年底左右, 我與中國民運人士陳子明 , 當時陳子明是內地知識份子,還不算是民運人士, 因為當時還沒有民運. 當時我們討論局勢,爭論一個問題, 文化大革命會否再一次出現. 陳子明當時截然否認有這可能性. 他說中國這十年來的改革開放, 深度與廣度都足以避免文化大革命再次發生. 我就他的論點回應說:正正因為中國這十年來的改革與開放, 其輻度與廣度是不足以防止文化大革命再發生. 當時你一言我一語,大家就此問題辯論是1988年底的事, 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就發生六四事件.令人好悲傷的慘劇. 為何我當時會說文化大革命會捲土重來呢? 六四與文化大革命有個相同的地方....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5-30
心怡

細說香港系列(三)見証六四: 訪香港資深傳媒 劉銳紹 新書-炸醒我的「六四」、『炸』為爆炸的炸. 三十年前, 我是完全親身經歷『六四事件』.我沒有一天離開北京, 我由1986年就長駐北京, 當時整個過程及過程的背後,我都有好多接觸包括與胡耀邦、趙紫陽都有認識,六四事件,死的人數依官方說是數百計,但有好多消息說是數以千計,英國當時的駐華大使唐納德說:收到的消息指出過萬人死於六四,無論如何,這肯定是一場屠殺,依官方說死於六四事件有二百多人,死二百多人很明顯是一場屠殺,歷經三十年,我再找了很多新的資料,並將資料集結成新書『炸』醒我的六四...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5-23
心怡

鄭宇碩教授:香港現在正處於相當困難的環境,相比起過去任何一個時期, 香港人是都感到悲觀. 大家感受到我們珍惜的普世價值, 生活上的核心價值,及基本權利的生活方式不斷被侵食,被干擾. 香港的法治就是非常明顯的例子...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何俊仁主席: 自從香港爭取雙普選失敗後, 北京行使全面管治權. 早前有民主娑人士參選立法會議員的參選資格被剝奪,甚至有已當選的立法會議員資格被撤消,這為香港帶來很大傷害. 現在面對更加緊迫的問題是《移交逃犯條例》,香港與中國內地的司法制度是截然不同,中國內地整個司法系統都是黨的維穩工具,將來居港任何人或來港的疑犯,若當他為疑犯而被引渡去中國受審,這會對香港人權帶來最大的挑戰。。。         

...更多
1 2 3 4 5 6 7 8 9 10 ... 56

相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