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春之祭」為靈感 3新生代編舞家再掀騷動

  • 時間:2018-06-14 16:41
  • 新聞引據:採訪
  • 撰稿編輯:江昭倫
劉冠詳以「春之祭」為靈感,創作「酷刑姿勢練習」,呈現迷人肢體(李佳曄攝影/兩廳院提供)
兩廳院2018「微舞作」,今年特別邀請劉冠詳、林素蓮、劉彥成三位新生代編舞家,以經典舞作「春之祭」為靈感,各自帶來精彩舞碼,以反叛舞步重新看肢體動作所賦予的意義。

一百年前俄羅斯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譜寫的經典芭蕾舞劇「春之祭」,被視為現代主義濫觴,包括林懷民、碧娜・鮑許等當代重要編舞家都曾改編。
今年兩廳院「微舞作」則力邀台灣三位編舞家劉冠詳、劉彥成、林素蓮,各自以「春之祭」為靈感進行創作,在經典中找到突破現狀的可能性。
林素蓮的舞作「小姐免驚」,從「春之祭」舞劇中紅衣少女犧牲獻祭,被迫重複跳舞跳到死亡這經典的一幕,進一步思考,「獻祭後到了陰間又會是什麼場景?」林素蓮認為,現代人的生活過度的重複,甚至習以為常變得麻木,其實也是一種犧牲的狀態。林素蓮:『(原音)因為「春之祭」它本身它非常經典,大家都知道它的故事,所以我在發想的時候我就好奇,這個少女在死掉之後她發生什麼事情?這個環境,大家一直在犧牲,對我來說,他是不分男生,不分女生。』
劉冠詳則認為,想要像紅衣少女一樣跳舞跳到死,現代舞者根本做不到,某種程度也是一種酷刑,他的舞作「酷刑姿勢練習」就是刻意安排舞者長時間獨舞,讓舞者與觀者本身都能從中感受到酷刑的甜蜜與愉悅。劉冠詳:『(原音)某方面來說,讓我遇到這些比我年輕一點舞者,去好好練舞,好好的⋯每個人7分鐘以上,8分鐘以上,有的人10分鐘,去體驗那種哇,喘到爆,你跳到後面你那種真實感受一定回到臉上,某種程度對他們來說是酷刑啦。』
對編舞家劉彥成而言,他對「春之祭」所提到的「有形的耗費是垃圾,無形的耗費稱之為犧牲」特別有感覺,他的舞作「垃圾」想呈現的就是某些當下的狀態,這些狀態並非終點,但會往哪個階段走,留給觀眾更多想像。劉彥成:『(原音)其實我們在做一個減式,減法的算式,或是填空,沒有企圖要用一個完整式來告訴你,或是告訴傳達什麼,而是留下更多空白。』
兩廳院「微舞作」將於6月15日至17日在實驗劇場,一連演出4場。

相關留言

本分類最新更多